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详情

2020-02-08 03:57:15 来源:宝运莱-宝运莱娱乐官网-宝运莱官网 浏览次数 13

  滑雪是一项既浪漫又刺激的体育运动,而中国滑雪项目的发展由于硬件和技术的“缺失”,一路走来历尽波折。中国滑雪运动发展的故事,下面请听房学峰为您一一道来。

  中国第一位滑雪教练员叫顾思明,很形象地描绘过五十年前的情景:“当时我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滑雪,只是根据俄文书、日文书上的意思翻译给运动员,让他们第二天试一下,如果觉得做对了,那就照那么办。我虽说是中国第一个正规的滑雪教练员,但只能说是如果你也糊涂、我也糊涂的话,我还算糊涂人当中那个比较明白的……”

  中国的第一位滑雪运动员叫单兆鉴,他不仅是新中国第一个高山滑雪的全国冠军,而且是第一个完成跳台滑雪的中国人:当时在吉林通化有一个日本人留下的老跳台,解放多年之后谁都不敢跳,单兆鉴等几个自信滑雪技术比较好的小伙子决定试一试,于是从那座跳台的一半往下跳。

  这1957年的第一跳、或者准确地说是不合乎跳台滑雪规范的半跳,竟然轰动了整个中国滑雪界,单兆鉴成为中国滑雪界贯穿半个世纪的名人,以后当了国家体委冰雪司的滑雪处处长,等于是成了中国滑雪运动的掌门人。

  对硬件和技术要求很高的跳台滑雪,显然不适合在中国开展。因此中国最初是希望在高山滑雪和越野滑雪这两个更主流和更古典的滑雪项目上取得成绩。在贺龙的亲自过问下,长白山基地成为我国第一个高原体育训练基地和第一个专门为冬季运动建立的基地。

  起初,长白山基地只有几个伐木工人的工棚,运动员教练员们上山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和泥、堵老鼠洞,然后是烧炕和糊窗户。因为野兽比较多,训练的时候必须带枪,以防万一。因为没有开辟滑雪道,每天训练完了必须找着雪辙回来,如果风大那就要当心了,雪辙被雪埋了的话会被困在山里。至于吃饭,天天都是白菜、猪肉、粉条、海带这四样,馒头蒸不熟,因为海拔太高……

  此外,对于高山滑雪训练来说还有一个特殊的困难:没有高山索道,运动员们只能一步步爬上山去——爬上山要用一个小时,可滑下山却只要一分钟!

  在如此艰苦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中国运动员,当然无法在世界赛场上与对手抗衡。他们习惯了祖国土地上那干涩的缺少水分的雪,习惯了严寒和狂风,而在异国的赛场上,他们第一次领略了湿润的雪和柔和的风,第一次觉得冬天并不寒冷——1980年,当中国选手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的时候,队里对队员的要求,是不摔跤!

  首先保证不摔倒,然后再争取创造好成绩,这就是中国高山滑雪选手在世界赛场上必须做出的无奈选择。从那以后直到现在,中国的高山滑雪运动员,仍然在祖国的土地上努力奋斗着、不断滑行着。严寒磨砺下,狂风洗礼中,她们脚下是干涩的缺少水分的中国雪,他们心中则是火热的充满激情的中国心。但是归根到底,从纯粹竞技体育的角度说,中国的自然条件不利于开展高山滑雪运动,滑雪的中国人要想在世界赛场上获得荣誉,必须选择另外的项目,谋求其它的出路。

  最初找到的出路,是冬季两项——中国雪上项目落后的主要原因是滑行能力差,但冬季两项是滑雪和射击相结合的项目,射击水平和滑雪水平同样重要,如果中国最好的越野滑雪选手,能够练出一手好枪法,中国在这个项目上就会有希望。

  由于中国对枪械的管理非常严格,因此冬季两项的赶超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在解放军滑雪队身上,它也是和也只能是中国唯一的冬季两项队。一群飒爽英姿的女战士从此开始背着步枪穿梭在“中国雪乡”双峰滑雪场的密林中,顶着严寒、迎着狂风,滑行在干涩的雪地上。她们刻苦训练的目的,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滑雪不能比别人滑得差,打枪要比别人打得准。

  冬季两项的这种突破口选择,看起来是成功的:1990年的亚冬会上,宋文斌获得了男子20公里金牌,后来成为他妻子的王锦芬,则在1993年的世界大学生冬运会上获得7点5公里比赛的金牌;1994年冬奥会,王锦芬和宋爱芹在有69名选手参加的两项比赛中,分别获得第24名和第23名,中国的冬季两项运动,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宋文斌改当教练之后,培养出了几位优秀的冬季两项选手,率先取得突破的是于淑梅。

  在1998年的长野,于淑梅获得冬奥会15公里第九名和7点5公里第五名——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使得当年的中国媒体评价道:“在中国竞技体育众多的辉煌荣誉面前,这个第五名显得微不足道,但却是中国滑雪50年来最艰难的一项荣誉,它是顶着严寒、迎着狂风,在干涩的雪地上孕育出来的,它属于一个缺少雪、但不缺少信念的国度,属于一群缺少理想的滑雪条件、但不缺少理想的中国人。”

  长野冬奥会之后,这位年轻的中国军官又取得了新的荣誉,在2000年冬季两项世锦赛上获得银牌,并且成为中国滑雪的第一个世界杯冠军。

  除了于淑梅以外,中国还有两位与她同时代的优秀冬季两项选手:孙日波和刘显英。2005年的世界锦标赛上,她俩分别获得了女子15公里和10公里的银牌。

  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上,刘显英的表现相当出色:先是获得了10公里比赛的第九名——获得金牌的是德国著名的红发美女、拥有“冬季两项赛场上最美丽笑容”的维尔赫姆(Kati Wilhelm),如果不是因为三次脱靶,刘显英完全可以取得更好名次——几天后,刘显英又获得了12点5公里比赛的第七名,也是在射击环节上表现得不尽如人意。

  四年之后的温哥华,33岁的刘显英第四次参加冬奥会,她的15公里和10公里名次分别是第20名和第30名,仍然是中国选手的最好名次。

  比于淑梅和刘显英年轻四岁的王春丽,是另一位中国优秀的冬季两项选手,她是于淑梅之后第二位获得世界杯赛冠军的中国运动员,还曾经在2011年的亚冬会上,从实力强悍的哈萨克斯坦手里夺取过金牌。

  但她们后续的冲击终究是乏力的,因为对手的强大是文化的强大、而不仅是实力的强大——

  在冬奥会的历史上,一共产生过75块冬季两项金牌,唯一获得金牌的非欧洲国家是加拿大、唯一获得奖牌的亚洲国家是哈萨克斯坦;

  在冬奥会的历史上,一共产生过143块高山滑雪金牌,只有两个非欧美国家各获得了一块奖牌:日本和新西兰;

  在冬奥会的历史上,一共产生过159块越野滑雪金牌,唯一获得金牌的非欧洲国家是获得过两块金牌的加拿大。

  从根本上说、从文化传统上说,越野滑雪是北欧人的运动,高山滑雪是阿尔卑斯山的运动,冬季两项则是那些有着滑雪射击运动传统的国家(挪威、德国、俄罗斯等)的项目、并且首先是依托越野滑雪的项目,因此在这几个项目上,即使中国运动员再竭尽努力,也很难取得实质性的突破,这是一个客观现实。

  中国滑雪界必须承认的另一个现实是:中国冬季两项取得奥运会奖牌的最好机会,原来是1998年的长野,那几乎也是唯一的机会……

  中国冬季两项选手能够连续在一些大赛上取得不错的战绩,需要感谢德国赞助商菲斯曼(viessmann),它是一家生产冬季供暖设备的欧洲著名企业。都灵冬奥会结束后,中国队应这家企业的邀请去德国参加庆功酒会——

  菲斯曼赞助了很多国家的冬季项目运动员,他们的活动明星云集。在他们中间,几位中国运动员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拘谨地、无法交流地与周边的氛围格格不入……

  在这场赛后酒会的几乎同时,在都灵冬奥会上获得金牌和银牌的中国选手韩晓鹏和李妮娜,也应国际奥委会顶级合作伙伴之一的邀请,参加了一场在都灵举行的酒会:李妮娜的出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位美联社的女记者惊呼:“这是都灵冬奥会最漂亮的女孩儿!”

  不过在这个酒会上,两位中国运动员只在一瞬间才像是主角,很快,大家的注意力就转向了挪威的达赫利——这位越野滑雪名将获得过八块冬奥会金牌,他是冬奥会舞台上的菲尔普斯。

  那时候还年轻的李妮娜对这位传奇英雄还一无所知,这也难怪,因为挪威还不算最遥远的,更遥远的、是越野滑雪这种最古老的滑雪文化,虽然这种文化的起源,很可能是在中国的北方……(房学峰)